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成功,不收费。

侦探服务

PRODUCT

电 话:130-9737-8133

手 机:130-9737-8133

联系人:黄探长

E_mail:130-9737-8133

地 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会展中心金中环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侦探新闻

侦探新闻

社会学博士肖索未2005年开始研究包养现象,为人不齿

发布时间:2022-08-22 11:04:57 丨 浏览次数:

根据学者潘绥明2010年的抽样调查,

在中国现有的婚姻中,有1/5受到婚外性行为的威胁。

其中,婚外收养作为一种长期稳定的婚外性关系,

不仅涉及感情出轨,还涉及很多金钱关系,

这种“金钱和性交易”尤其受到鄙视。

肖锁伟,博士 在社会学方面,2005年开始研究寄养现象。

打破对“小三”和男伴的传统诠释,

2018年出版《欲望与尊严》一书,

告诉我们客户的故事,

原来,情况并非如此简单。

自述文件 小锁没编辑倪初娇

(图片来源网络)

“我需要有人照顾我”

Lucy,26岁,来自广州

露西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人并不知道她追的是已婚男人。他们认为她眼光高,挑剔,无法安定下来,不断催促她把男朋友带回来。

露西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在 18 岁时有了第一个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比她大 2 岁,并且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两人的感情还算顺利,还有结婚的打算,很快她就停止了工作。没想到,5年后,男友生意失败,她生怕被拖累甩了露西,但那个时候,她很难找到一份足够自己开销的工作。露西抱怨道:“都是他(前男友)的错,他不管我有没有工作,人家都很懒。”

分手后,露西开了一家饰品店,但生意不好,无法维持原有的消费水平。在此期间,我也遇到了适合结婚的人。当地人有田有钱,但她当时并不喜欢他。“我现在后悔死了,他现在的女朋友不是很漂亮,我很不服气,我的日子不好过,她有这么好的男人,本来就是我的。”

露西现任男友,香港已婚建筑师,“我不喜欢他,但我需要有人照顾我。”

在他的帮助下,露西过上了非常舒适的生活。他在市中心租了一套一居室公寓,出门打车;他用过雅诗兰黛和迪奥的化妆品,拎过LV包;他每天和朋友一起去咖啡馆和酒吧,并定期去香港购物,去各个地方旅游;一年换三次发型,花一万元做隆鼻,考虑吸脂……但这一切都需要她和男友斗智斗勇。

每个月,露西都会收到不定数量的钱。有时她需要使用一些小技巧来让她的男朋友给更多的钱。比如,她会编造故事,骗他说亲戚的生日,或者电器坏了。有时我会搬出我朋友的丈夫:“我买了一辆雷克萨斯作为礼物,你能给我买一块浪琴表吗?”

露西觉得他应该得到她男朋友的钱。她给了自己的青春,时间,不得不忍受他的各种脾气。“我忍了他这么久,要是遇到可以嫁的人,早就跟他分手了,他很烦人,经常打电话给我说无聊的事情,而且他给我买的东西我也不喜欢,他给我买的是他喜欢的,不是我喜欢的。”

露西的脾气与她手上有多少钱有关。她不缺钱的时候,男朋友就发脾气,她还敢顶嘴。如果你真的没钱,你就只能听从你男朋友了。“以前脾气很好,现在很容易着急发火,都是因为他。有时候真的很生气,胸口难受,好闷,不得不忍他。”

认识她的那段时间,她经常想着“找个能结婚的人”,在没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她做了很多努力,比如在网上发布求婚。我问:“我上次看到的那个背景是什么?” 她说是公司员工,一个月几千。她说她不是很喜欢,但试着约会,看看她能不能结婚。

露西陷入了僵局。对于一些认真的追求者,她鄙视他们的经济实力。可她不相信有钱人:“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还单身?他肯定是和我男朋友一样在玩。”

(图片来源网络)

“我现在在男人面前从未被低估”

阿英,33岁,西北农村

沈家村是广州北部典型的城中村。33岁的阿英是村里有名的有权有势的女人。1997年,她花7万元买了一套两居​​室和一居室的公寓,1999年她又花17万元买了一个档口和三个单人房。一部分钱是打工攒下来的,也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但大部分都是在“老人”的照顾下,在这一年里存下来的。

在遇到“老人”之前,阿英流离失所。17岁那年,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偷偷溜出去打工。先后去了新疆、甘肃、河南。受够了“没钱的苦”,一天吃5个包子,睡在楼道里。

在河南做服务员的时候,阿婴和小吃店老板相处得很好,给他做了三次人工流产,才知道自己有老婆了。她被骗去深圳当“小姐”。终于,当我来到广州做卡拉OK服务员时,遇到了一位“老人”,一位香港珠宝商。老人每周都会来找她,给她大大小小的礼物,照顾身边的闺蜜。

“他说他只有40、50岁,但大家都说他60岁了,比我爸还大。我不想和他一起去,他还生我的气。但从来没有人这么体贴过。”对我来说。,而且他愿意花钱,他不一定要我和他睡。他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后来,我自己也觉得尴尬……我也被他的钱感动了一半,有一半被他的人感动了……”

因为“已经花了他这么多钱了”,阿婴和老爷子在一起,但她总是很矛盾:“那天晚上我没睡着,好像他臭臭的,而且他很胖,我觉得很恶心很遗憾,那些女生说:“你迟早要结婚的,做一次等于做十次。” 拿了钱,然后回去找个年轻漂亮的。”

但两人的矛盾却越来越严重。老爷子开始查帖,阿英也担心邻居们的八卦。一番激烈的争吵后,阿英忍不住在电话里冲她吼了一声,从此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

离开老爷子后,阿英买了房产,开了一家发廊,以房租为主。阿英有资格“挑男人”,而不是等着被男人挑。

在经历了几次不顺心的感情之后,阿婴遇到了比她小6岁的“最后的情人”肖扬。但村里的人却八卦,“有人说他是个小白脸,说他运气好,心里不舒服。”

同居3个月后 社会学博士肖索未2005年开始研究包养现象,为人不齿 ,阿婴怀孕了,她决定生下孩子,但她对未来充满了担忧:“我没有信心陪他一辈子,我不信任他,我也没有安全感。有了孩子,我哪还有精力照顾他,他各方面都很强,我对未来没有信心。但是这话题太敏感了,我们没有直接提及。”

变化比预期来得更快。怀孕七个月的时候,肖扬一无所有就离开了。阿英成为没有男人的单亲妈妈。邻居们经常当面讥讽,背后指指点点,阿英却狠狠地维护着自己的尊严:

“我现在在男人面前从不小看。我花钱很舒服,很舒服。” 她还承认,正是养育的经历改变了她的性格。她讨厌过去,但她也知道,没有那个时候,她就不会是现在的她。

“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阿芳,26岁,贵州人

阿芳的家人来自贵州农村。她19岁来广州打工,月收入400-800元。在被收养之前,她有一个男朋友阿强,他已经开始攒钱结婚了。没想到,她的男朋友背着方某加入了盗窃团伙,被判处7年徒刑。

等了阿强两年,阿芳选择了放弃。有一次出去吃宵夜,遇到了潮州的阿健。他是一个很小的商人,他没有多少钱。他每个月给阿芳几百块钱给家人。住在一起,阿芳也攒不了多少钱。我和阿芳聊天的时候,她一直对我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我没有钱,也没有股份,我就是个笨蛋。”

和阿健同居后,阿芳除非能出去,否则是不会出去的。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做家务或看电视。与邻居很少朋友,也很少说话。“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时候我很害怕被别人说……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完美的人。只要你活得好,你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说。”

阿芳不在的时候,就听到隔壁邻居在摊位上议论纷纷:“她一定要包着,每天在家,不上班”,“她是潮州人,潮州人会不嫁外人。”。

阿简很明确的告诉她,他不会离婚。妻子朴实勤劳,照顾孩子,伺候公婆,打零工养家糊口。“他喜欢我,因为我长得有点像他的妻子。”

阿芳想不出她离开阿健能做什么,“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26岁的她不想回工厂,那里没有希望,不能像小女孩一样战斗;她想在办公室工作,但她没有受过教育;她也不想回老家随便找一个人结婚。我无事可做,整天喝酒,喝完酒就吵吵闹闹,活得很无聊。”

“我们那边人贩子很多,卖女人的都是去江苏山东的,”阿芳说,眼中带着一丝希望:“有时候让人家把我卖给我是很傻的想法。”那些地方。我到了那里,我对他很好,他对我也很好。”

后来我回去找阿芳,她已经不在了。据说她已经回老家结婚了。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肖锁伟

2009 博士 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系

研究领域包括性别研究、婚姻家庭与亲密关系、人口流动

“非婚生”是我作为博士生的研究课题。当时我是一名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专业的学生。

从2005年到2007年,我有调查19个情妇。最小的18岁,最大的38岁,都没有上过大学。

“情妇”一词的兴起是在 1990 年代后半期。最初流行于广东。当时很多港台人来大陆做生意,他们的妻儿留在港台。他们和当地的女孩在一起,这是大陆的另一个家。

据人类学家谭绍伟估计,到1990年底,每6名在内地工作的香港男性中就有1人在内地有情妇。这对港台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成为媒体热点。后来,大陆男人“包二奶”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我的博士论文写于 2009 年,当时很少有人研究婚外收养。现在,“小三”这个词已经不那么流行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寄养的人数减少了,更多的是因为人们“脱敏”,习惯了。

现在比较流行的名词叫“小三”,是流行词的替代,也意味着婚外情形式的多样化。“小三”不分男女,男女皆宜。而且也不一定是“保姆”的形式,有的“小三”有独立的经济,另一部分和前面提到的“小三”差不多。

学生模样的肖锁微

进入情妇戒指

闯入情妇圈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2004年,我第一次发现了一个二奶现象严重的城中村——深圳皇岗口岸附近的一个城中村。我在那里徘徊了一个星期,很快就陷入了绝望,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我在社会上没有经验,不可能找陌生人跟我谈“被养”。

我只能改变我的策略,请我的朋友和亲戚帮助我联系。一个表妹上前说她可以带我去广州。2005年8月,我们来到了广州。

第一个挑战是会有很多夜生活。去夜场掷骰子喝芝华士舞,和小姐姐聊LV、雅诗兰黛、男人,参加很多晚宴。

我以前上过学,很难参加这样的晚宴。晚宴有档次,大家要注意言行,女生要承担维护感情的功能。我有点不知所措,担心自己的出现会破坏现场气氛,影响带我出去的女孩。看到表哥的脸色,大家都对我很有礼貌,还帮我介绍了研究对象。

在他们眼里,我是个土气的医生,很学生气,不擅长打扮。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古怪”,我做了一个小改动,烫了头发,问他们怎么穿,但不要改,不然会很不舒服。

本来打算去面试的。我遇到了人,想单独预约。后来,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必须先熟悉他们,这样他们才能和我交谈,我才能征求意见。

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和他们在一起:做头发、美容、购物、喝茶、打麻将、泡吧、唱卡拉OK、做手工、八卦;拜访他们的家,甚至和他们一起旅行。

伙计们帮了我很多,我开始了解他们的世界。我开始意识到“情妇”的身份可能并不那么重要。情妇之间有很大的不同。有的住在城中村,一个月能挣几百块,洗个冻伤的男装,有的住在市中心,时不时去香港购物;相反,小三和她圈子里的其他人的生活是相似的,而这些人都不是小三。

(图片来源网络)

你需要多少钱来支持?

并不是所有照顾小三的男人都是大老板,但也有每月只赚几千块钱的“工薪阶层”。但是,钱的数量是相对的,而且大部分是来自农村和城镇的打工女孩。不漂亮,甚至不年轻。

比如,在出租车司机老王眼里,老婆嫌弃他,情妇给他“好男人的感觉”:

“我对家里一点兴趣都没有,心情很郁闷。她(老婆)整天拿我跟姐夫比较,说他们开公司赚钱,我知道怎么做打麻将不辛苦。

我和小梅很会说话。为我做饭,和我聊天,从不要求我做任何事情。她认为我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告诉她,我不能和我的妻子离婚,但她什么也没说,对我还是很好的。老实说,我印象非常深刻。"

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赚钱的能力往往与一个人的能力和责任感挂钩。工薪阶层男性面临不同程度的“尊严危机”,婚外情给了他某种尊严补偿。

老王的妻子是当地人,比老王小两岁,是一名会计师。有了孩子之后,他主要以家为主。他希望老王能够“顾及外面的世界”,改善家庭经济条件,赶上姐妹们的富裕步伐;小梅是一名20岁的农民工女孩。她第一次失败了婚姻。她的丈夫无所事事,吝啬。对于她来说,法老确实是一个“好人”。

婚姻出轨,不仅仅是性

我在 调查 中发现性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重要。有些男人和他们的情妇没有规律的性生活,甚至个别情况下,双方根本没有性交。这让我很惊讶。

对于一些商人来说,公开展示情妇——让别人看到——更为重要。因为美丽的女人象征着男人的力量和魅力,而情妇不同于小姐。她不是直接交易的。她是某个男人独有的,带有情感色彩,更能表现出阳刚之气。

因此,很多小三需要经常参加娱乐活动,在晚餐之夜为男友“挣面子”。这些地方被视为感官的地方,欲望流淌;妻子不能出现在这些肉欲的地方,妻子的身份关系到家庭,寓意道德和责任。

(图片来源网络)

情妇的代价

最近的热点事件告诉我们,做情妇可能代价高昂,甚至可能入狱。对于普通的小三来说,最大的可能就是“情感成本”了。

一位男性受访者告诉我:“当别人的小三不只是年轻漂亮的时候,关键是要有好性格,不要烦人,不要罗嗦。” 如果情妇让男人感到舒服,那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管理自己的事务。情绪,压抑自己的不满、失望、愤怒,甚至忍受情绪上的暴力。

有小三反映,感情稳定后,男友会大肆发脾气,“找茬”,甚至“上火”,但多数情况下,她们会选择忍耐,因为“上位不会长久。 " 婚外关系对男性行为几乎没有社会约束。

也有一些女性觉得自己的关系“不光彩”,不想让别人知道,会与熟人、同事、老乡断绝联系。但这样一来,他们就失去了社会资源,他们更难以控制自己的自主权,他们变得越来越脆弱。

另外,小三的经历会让一些女人对人信任度低,尤其是男人。这将对他们未来的择偶和婚姻产生影响。面对一些追求者,他们很容易怀疑“是不是也是为了好玩”。

问:一个

A:小锁微

问:博士论文于2009年完成,时隔10年发表《欲望与尊严》。与当时的论文相比,这本书有没有最新的调整?

A:我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是在美国,更多是从西方经济社会学和性别研究的角度来分析的。

回国后,对中国的婚姻现状有了更深入的观察。更强调从婚外育儿关系的角度看待中国婚姻家庭当前存在的问题,例如个体情绪的上升与婚姻@的工具性强化之间的巨大张力。 >。并更系统地探讨亲密与重大社会变革之间的关系,如阶级变化、城乡流动、消费主义的兴起以及由此产生的“尊严”危机。与之前的博士论文有很大不同。

问:为什么这些女孩会成为情妇?

A:我的调查主要是中小企业和工薪阶层的小三,没有名人、富豪和官员的小三。许多人没有计划成为情妇。

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广州本地女性,在很小的时候就结婚了,或者有男朋友打算晚点结婚,由丈夫或男朋友抚养长大。然而深圳婚外情调查,由于某些原因,关系破裂了。在他们找不到可以结婚的人之前,做情妇是一种“速成法”。他们可以保持原有的消费和社交圈——因为如果他们负担不起消费,他们很容易被原来的消费所取代。圈子被淘汰,这是他们非常关心的。

对于那些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女孩来说,有些人通过当小三积累了很多财富,甚至买了房子,也可以挺起腰来,在生活和感情上有了更多的选择。

但也有一群人,我想她们是在试图逃避打工妹子的命运或平凡轨迹。这个轨迹是指他们年轻时在工厂打工深圳侦查公司电话 ,在城市生活苦不堪言,年老时又回到农村嫁给爱的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但也没有别的出路。他们不会嫁给那个男人,也不会存多少钱,但这段感情却让他们有一种在城市里“玩弄”或“恋爱”的感觉。

问:寄养关系中的男人,他们怎么看?

A:我会问我的男性受访者他们对自己的婚外情的看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坦率地告诉我“这很正常”。有人向我抱怨婚姻不开心,他们的情感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而这些需求特别合理合法,所以他们不得不向外看。也有人用“男人就是这样”、“男人生来就为人着迷”这样的说法,他们认为男人最大的家庭责任是养家糊口,而婚姻忠诚不是。

他们不会主动离婚。离婚有许多实际后果,包括一些商人与妻子一起努力工作。他们也强调自己对孩子和家庭的责任,包括道德责任,但有趣的是,他们的道德底线不是“放弃”一个敬业的妻子,而不是出轨。

我以为他们会表示内疚,但没有。或许他们心中有愧疚,但他们必须站出来为自己辩解。但我真的觉得我们现在的性别文化和婚姻现实给了他们一些解读的可能,而这些更值得我们反思。

问:这个解释可能意味着什么?

A:一方面,我们越来越强调个人的情感和欲望,另一方面,婚姻的工具性作用也在不断加强,这构成了两者之间的巨大张力。

具体来说,市场化改革以来,我们鼓励个体解放,强调个体情感,期待在亲密关系中满足个体深层次的欲望和情感,对婚姻的情感期待也有所提升;同时,家庭承担了重要的实际功能,关怀功能、经济功能(包括家族企业)等几乎不堪重负,而这些功能的行使需要家庭的稳定。

因此,当一个人的情感需求在婚姻中无法得到满足时,离婚是行不通的,在婚外寻求情感满足就成了一个看似正当的理由。

问:现在女性的收入和教育水平都在提高,这对婚外育儿关系会产生什么影响?

许多人认为,受教育程度越高的女性,在经济上越独立,在亲密关系中要求的平等程度越高。这对一些女性来说可能是正确的,但统计数据并不乐观。

根据全国妇联《妇女地位》调查等一系列调查,劳动年龄妇女的比例一直在下降,而性别概念,如对社会分工的理解劳动和性别关系变得更加传统;,“男人面向社会,女人面向家庭”这一说法的支持率从1990年的44.2%上升到2000年和2010年的47.5%。57.2000年的8%,“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支持率从2000年的34%上升到2010年的44%。

在现在的婚恋文化中,男人被期望为她们的女性伴侣提供更多的经济资源,比如买房、买钻戒、送礼物、发红包,甚至养家糊口、娶妻生子。 . 他们的财务贡献也被赋予了强烈的情感意义,被视为爱和责任的表达。对于女性来说,被“养大”是可以的,甚至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以表明有人被爱。

问:有人质疑你,这是对包养小三和小三这群人的粉饰吗?

A:这不是粉饰。

我认为谴责个人没有多大意义。婚外恋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问题,而​​是一个大规模的社会问题。如果不探索这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文化原因,我们谁也无法真正理解这种现象。

这些社会文化原因包括“生活得更好”的愿望和巨大的贫富差距带来的不被“落伍”的焦虑,大规模城乡流动的社会和情感成本;以及我之前提到的亲密关系中的性别逻辑,以及个人情感增强和家庭工具性增强之间的巨大张力。

Q:做完这些研究后,你对如何解决婚外恋和小三的问题有什么想法?

A:坦率地说,我不能开“药方”。在我看来,婚外恋是一个整体问题,未来会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在我看来,如果当前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不改变,强调“男人要赚钱养家,女人要长得漂亮”的性别观念不改变,家庭不仅是个人的主要支持来源,也是压力的重要来源。情况没有改变。我不认为 婚外恋 的情况会改变。变化可能是许多妻子也有婚外情。

这里的一个核心实际问题是公平问题。与其阻止婚外恋发生在男人身上,还不如切实保障原配偶的退出权婚姻。从法律和社会的各个层面来看,如果妻子选择离婚,她的整体生活质量会受到严重影响。衰落,甚至遭受社会批评。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个人情感、诉求和欲望不断获得合法性和正当性的时代。纯粹的婚姻道德教育意义不大。当原配真的有退出的权利和可能时,也会增加男方婚外恋的成本,这可能构成事实上的约束。

图片提供:六哥萧锁微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站首页 | 弘鑫侦探| 侦探服务| 侦探新闻| 深圳侦探| 联系我们| 客户留言|

扫码关注我们